您目前的位置:首页>> 青海旅游

青海三江源环保公益诉讼拉锯战:环境污染至今不审,诉讼资格纠缠了3年

更新时间:2021-11-30

来源:青海在线

3年前,因青海某企业因涉嫌违法采煤,毁坏了三江源自然保护区的生态环境,知名公益的组织中国生物多样性维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简称绿发会),将该企业及青海省国土资源厅告上法庭。

然而这3年来,起诉书所提到的“三江源”生态是否遭到破坏、环境是否被修复等问题,一直都没能转入实体审理,绿发会却和青海省当地法院,针对绿发会是否具有“诉讼主体资格”,展开着你来我往的争论。

在起诉、驳回、再裁决、再驳回的纷争中,今年3月15日,在持续了3年的拉锯战后,绿发会终于收到了青海省高院的民事裁定书,指令玉树州中院受理此案。

上游新闻(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记者获悉,这场被称作“一波三折”的环保公益诉讼,终于进入司法审理程序中。

▲3月15日,青海省高院裁决,指令玉树中院立案受理该案。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三江源”核心区露天采煤,公益的组织驳回公益诉讼

发起此次环境公益诉讼的公益组织绿发会,是由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主管、民政部登记注册的全国性公益公募基金会,长期致力于生物多样性维护与绿色发展事业。

2017年,绿发会工作人员得知,青海当地一家公司在铁矿达哈煤矿时,造成当地构成多处采坑及堆满了大量煤矸石,矿区裸露堆放的上万吨煤炭没进行任何覆土。同时,该公司还因煤矿产生大量工业垃圾、生活垃圾等固体废弃物夹杂堆满,严重影响和毁坏了自然保护区环境。

达哈煤矿坐落于青海省玉树州曲麻莱县,正处于三江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核心区,以及正在试点的青海省三江源国家公园核心区。

三江源自然保护区正式成立于2000年,位于青海省南部、青藏高原腹地,是长江、黄河、澜沧江的发源地。三江源地区被誉为“中华水塔”,其独特的生态环境可谓了世界上高海拔地区独一无二的大面积湿地生态系统。自然保护区是众多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的栖息地,是世界上高海拔地区生物多样性、物种多样性、基因多样性、遗传多样性最集中的地区,是高寒生物自然物种资源库。

2017年,绿发会以环境污染责任为由,向青海省玉树中级人民法院提交起诉书,将涉事公司及青海省国土资源厅告上法庭。

起诉书表明,2008年9月,被告青海珠峰宏源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称宏源公司)取得被告青海省国土资源厅颁发的采矿许可证,取得达哈煤矿的采矿权,开采方式为露天开采,生产规模为3万吨/年。2013年10月,宏源公司办理了达哈煤矿的沿袭登记手续。

2016年12月,达哈煤矿被列为青海省煤炭行业出局领先产能计划,被责令立即投产。2017年1月,青海省煤炭安全监察局吊销了达哈煤矿的安全生产许可证。

起诉书称之为,宏源公司在获得达哈煤矿的采矿许可证后,远超过许可证注册范围越界开采。宏源公司至今没有对在露天开采过程中构成的采坑及堆满的大量煤矸石展开填平和处理。矿区仍露出堆放有上万吨煤炭,没展开任何覆土。因煤矿开采生产而产生的工业垃圾、生活垃圾等固体废弃物混杂堆满,严重影响和破坏了自然保护区的地表草场和天然植被,对自然保护区内的草场、土壤及水源均导致污染,并存在引起开采坍塌、泥石流等地质灾害的风险。

起诉书还称,青海省国土资源厅违规审核,向宏源公司颁发采矿许可证。宏源公司在自然保护区核心区内大面积违法开采煤矿的不道德,导致保护区内地表植被严重破坏,土壤及水源受到污染,维护动物栖息地减少,生物多样性受到威胁,并且一直没进行修复。

两名被告应对其环境违法行为导致的环境污染、生态毁坏、社会公共利益损害的后果承担法律责任。

绿发会指出,作为确保公众和社会环境权益的社会团体,其具有提起环境公益诉讼的主体资格。绿发会诉请法院判令,宏源公司和青海省国土资源厅采取措施,修缮因开采达哈煤矿导致的生态破坏、环境污染,或分担生态环境修复费用。同时诉请法院判令,两被告赔偿金非法矿业至已完成生态环境修缮期间的生态功能损失费,并在国家级以上媒体向全社会公开发表赔礼道歉,同时承担本案产生的评估鉴定费、诉讼费、调查取证等费用。

法院:环保领域行政违法应由检察院起诉

据公开信息显示,该案系由青海玉树地区首起环境公益诉讼案。

从立案之初,此案就一波三折。绿发会曾递交大量文件反对此次诉讼。在此期间,由于行政升格原因,青海省国土资源厅之后更改为青海省自然资源厅。

2019年7月2日,玉树中级人民法院对这起环境污染责任纠纷案立案。但绿发会工作人员告诉他上游新闻记者,该案立案后并未开庭审理。2020年5月25日,玉树中院便做出裁定:驳回绿发会对青海省自然资源厅的起诉。

该《民事裁定书》表明,法院经审查指出,行政机关在环境生态保护等领域的行政违法或不作为,人民检察院具备检察建议和提起诉讼的权利。而绿发会作为环保社会的组织,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对行政机关提起公益诉讼的主体要求,无法作为原告向青海省自然资源厅驳回民事公益诉讼。

同时,玉树州中院指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环境公益诉讼案件的工作规范》规定,本案涉及需要对青海省自然资源厅作出的行政不道德展开合法性审查,不属于人民法院环境公益民事诉讼受理范围,人民法院依法未予受理。

▲国内知名公益组织绿发会,长期致力于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事业。图片来源/绿发会官网

绿发会:环保组织有权控告行政机关要求担责

对于玉树中院该裁定书,绿发会上告,2020年6月4日,绿发会向青海省高院明确提出裁决,要求依法撤销玉树中院的民事裁定书。

绿发会的上诉状称之为,行政机关的作为或者不作为所带给的民事后果,行政机关都要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而该案归属于环境民事诉讼,非行政诉讼。

上诉状称,依照相关法律,环保社会组织可以对行政机关提起环境行政公益诉讼和环境民事公益诉讼,针对其乱作为或者不作为侵犯环境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追究责任涉及的法律责任。

绿发会指出,玉树中院签发的《裁定书》适用法律错误。宏源公司是环境侵权行为的直接实施者,青海省自然资源厅作出的批准后并颁发矿业许可证的行政不道德,是宏源公司实行环境侵权行为的必要条件,没有矿业许可证的批准后和颁发,就没环境侵权行为的发生。

绿发会指出,青海省自然资源厅的行政不道德是导致本案侵权行为后果的直接原因。无论青海省自然资源厅的行政不道德否合法,其行政不道德造成的环境侵权行为后果都不应承担责任。

对于绿发会的裁决,2020年7月2日,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该案立案审查。

2020年7月29日,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发给民事裁定书,上诉了绿发会的裁决,维持原判。

青海省高院认为,原裁定确认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准确。本案中,青海省自然资源厅未必要实施开采煤矿侵害环境的不道德,不是环境侵权的民事责任主体,无法作为被告。

青海省高院还认为,对行政机关在环境生态维护等领域的行政违法或不作为,人民检察院具备检察建议和提起诉讼的权利。绿发会作为社会公益的组织,不合乎法律规定的可对行政机关驳回公益诉讼的主体拒绝。

没递交倒数5年“无违法记录”,诉讼被驳回

2020年7月29日,青海省高院的裁定书,在驳回绿发会上诉时还指出,绿发会归属于慈善组织,必须进行年检。依据《环境保护法》有关规定,对污染环境、破坏生态,损毁社会公众利益的不道德,社会组织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但社会的组织必须满足“专门从事环境保护公益活动连续5年以上且无违法记录”的要求。

青海省高院指出,绿发会在驳回此次环境污染责任诉讼时,递交的年检报告不能证明其在提起诉讼前4年内未因从事业务活动违背法律、法规的规定受到行政、刑事惩处,“无违法记录”。因此,提起本案诉讼的启动条件欠缺。

2020年9月17日,玉树中院再次发给民事裁定书,驳回绿发会对宏源公司的起诉。

玉树中院指出,绿发会在向法院提起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时,提交了2012、2013、2014、2015年度年检审查意见,其中2012、2013、2014年度审核结果为合格,2015年审核结果为不合格。至2019年7月2日立案法院后,仍未提交2016年度年检结果。

玉树中院指出,依据涉及法律,对污染环境、破坏生态,损坏社会公众利益的不道德,社会组织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但社会的组织必须符合“专门从事环境保护公益活动倒数五年以上且无违法记录”的拒绝。

玉树中院认为,在该案中,绿发会不能证明其前3年无违法记录,无法证明2015年、2016年年检合格和无违法记录等事实。因此,绿发会提起诉讼时,缺乏法律规定的可以启动诉讼的条件,其不具有提起环境公益诉讼的主体资格。

绿发会:已提交五年“无违法记录”

对于上述裁决,绿发会不服,诉请合议庭。

绿发会指出,无论是玉树中院还是青海省高院的裁决,适用法律均错误。该案系由民事诉讼,而非行政诉讼。

绿发会对青海省自然资源厅明确提出的诉讼,首先,环境只要包含侵权,即使合法行为也要承担责任;其次,青海省自然资源厅批准宏源公司在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区矿业的审批行为,明显违反了法律的禁止性规定。青海省自然资源厅的行政行为或者行政不作为,造成了一定的民事后果,应与宏源公司分担连带责任。

同时绿发会认为,该案中,玉树中院未开庭审理便作出裁定,褫夺了当事人辩论的权利。

在五年“无违法记录”问题上,绿发会称之为,他们在寄送立案材料时,已经递交了2012年度至2015年度工作报告和年检审查意见,以及2016年度工作报告,不不存在“不递交该年度工作报告”的问题。2015年年检结论为“不合格”的原因,与其从事环境保护公益活动牵涉到,也非行政处罚。为此,绿发会的主管部门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也开具了绿发会没接受行政、刑事处罚的证明。同时,绿发会作为一家公益组织,其每年年度工作报告、财务会计报告、行政处罚公示等均可在民政部坎到,归属于公开发表信息。因此,绿发会具有驳回环境公益诉讼的主体资格。

2020年11月13日,青海省高院再次以“不合乎诉讼主体资格”为由,驳回绿发会的裁决,维持原裁定。

▲“三江源”环境公益诉讼案引发社会各界关注。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研讨:谁担责是重点,不必在法律程序上过多“挑刺”

上游新闻记者获悉,由于该案涉及“三江源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问题,引发各界关注。在此期间,该案曾举办过多次研讨会,律师、高校教师、学界、环保组织、媒体人等均传达了一些观点。

有观点认为,法院不应在诉讼环节围绕法律程序问题上过多“挑刺”,而应该将精力放到当地环境是否被毁坏、谁来承担责任、如何进一步修复等实际问题上。

绿发会指出,该案是由于两名被告非法矿业活动毁坏生态、环境污染而引发的环境民事公益诉讼,应及时修缮已遭到严重破坏的生态环境,防止生态环境损失进一步扩大。

2020年12月,绿发会再次向玉树中级法院提交了倒数5年的工作报告,并对原有诉状展开了修改,再次控告。

2021年1月25日,玉树中院以“重复控告”为由裁定,未予法院绿会的再次控告。随后,绿发会再次裁决至青海省高院。

今年3月15日,青海省高院裁定书指出,绿发会之前的诉讼未展开实体审理,系程序性处理,用“一事不再理”原则为由不予法院绿发会的起诉,属于适用法律错误,裁决撤销玉树中院的民事裁定,指令玉树中院立案受理该案。

3月18日,上游新闻记者得知,目前,玉树中院已法院此案,一波三折的青海三江源环境公益诉讼案,终于进入实体司法审理程序。

上游新闻记者 贾晨


新氧 新氧 新氧 新氧 新氧 新氧
上一篇:玉树州召开投资项目专项督导座谈会 下一篇:8580万元!青海获中央投资补助

推荐文章

果洛州委管理干部任前公示(共32人)

中共果洛州委管理干部任前审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