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首页>> 青海美食

原董事长奢侈品人生被曝光 青海银行资产质量难题待解-中经实时报-中国经营网

更新时间:2021-07-27

来源:青海在线

原董事长奢侈品人生被曝光 青海银行资产质量难题待解

来源:中国经营网

  |   2021-01-09 16:44   

|  作者:张漫游郝亚娟

本报记者 张漫游 郝亚娟 北京、上海报道

1月8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公开发表了青海银行原董事长王丽的贪腐情况。

据《中国经营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显示,2020年以来,共计超50名银行高管“落马”,其中牵涉到贪腐问题的不在少数。

据悉,王丽分别担任青海银行行长约12年、董事长长达10年之久,率领青海银行从刚开始筹设时的资产规模只有10亿元左右,到她离开时资产规模已超1000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18年12月底,即王丽离任当年年底,青海银行的不良率高达4.31%,拨备覆盖率仅为121.33%,而同期城商行不良率水平为1.79%。而且,该行在2018年、2019年总资产和总负债倒数两年膨胀。《中国经营报》记者就由王丽贪腐造成的逾期贷款如何处置、完备公司管理等问题向青海银行发送到采访函,截至新闻报道,未予回复。

王丽卸任当年青海银行不良率高达4.31%

2020年1月8日,中纪委官网公开发表的信息详尽披露了王丽部分滥用职权发放贷款的情况。这是继2020年2月青海省纪委监委官网公布通报了王丽被“双开”的消息后,首次全面披露王丽贪腐细节。

彼时,青海省纪委监委通报称,王丽将国有金融企业视作个人的“付款箱”,成立“小金库”,随意支取资金归个人用于,违规将国有资金挪作他用,为他人攫取利益;滥用职权,利用职务便利在贷款派发、工程项目建设、职工招录等方面,大做权钱交易、以权谋私,非法收受巨额财物,严重污染毁坏了青海银行的政治生态和发展环境。

据报,2013年,青海银行由王丽主导的两笔贷款,贷款本金是3.7亿元,这两笔贷款在派发之前就存在重大问题,但在王丽的决定下,全部予以办理,派发之后贷款一直没能交还。

2017年,青海省纪委对此问题再次核实,并将相关线索向公安部门做了接管,同年拒绝接受贷款的老板被公安机关以因涉嫌贷款诈骗犯罪立案侦查,到了2019年,在司法机关同步调查的基础上,纪检监察机关迅速行动,展开了精细的调查,并通过贷款办理环节中的主要经办人员锁定了王丽涉嫌滥用职权的事实。

针对由于王丽滥用职权发放贷款导致逾期的不良贷款否已经收回、青海银行对公司管理是否展开了排查等问题,《中国经营报》记者联系了青海银行方面,记者还在等待后续对此。

记者不完全统计表明,2020年以来,共计超50名银行高管“落马”,其中仅中纪委国家监委官网就透露了11位银行高管拒绝接受审查调查、5位高管被“双开”、2位高管被开除党籍的信息,其中涉及贪腐问题的高管不在少数。

公开信息显示,从2005年起,王丽任西宁市商业银行,也就是现在的青海银行行长;2008年任董事长,至2018年7月卸任,分别兼任银行行长约12年、董事长长达10年之久。纪检部门也证实,从青海银行刚开始筹建时资产规模只有10亿元左右,到她离开了的时候资产规模超1000亿元,部分指标在全国商业银行中名列前茅,她曾经在青海银行的发展中充分发挥了最重要作用。

不过,记者注意到,截至2018年12月底,即王丽卸任当年年底,青海银行的不良率高达4.31%,拨备覆盖率仅为121.33%,而同期城商行不良率水平为1.79%。

青海银行2019年业绩报表明,当年该行核销信贷资产9.63亿元,期末各类资产减值准备余额28.55亿元,其中信贷资产减值准备期末余额23.83亿元。经过对不良资产的处理和消弭,截至2019年末,青海银行不良贷款亲率虽降到2.49%,但银保监会发布的数据显示,同期城商行不良率水平为2.32%。评级机构出具的报告显示,受区域经济及产业结构影响,青海银行近年来资产质量承压较大。

谈及2020年董事会工作计划,青海银行在2019年业绩报中未来发展道,希望“不良贷款率控制在上年水平之内,各项监管指标持续达标”;“资产总额维持在1000亿元以上”;“构建各项收益45.5亿元,实现净利润5亿元”。

不过,记者注意到,青海银行的总资产和总负债,已经连续两年收缩。截至2017年底、2018年底和2019年底,青海银行的总资产分别为1096.94亿元、1039.05亿元和1032.96亿元;总负债分别为1030.18亿元、950.78亿元和941.50亿元。

股权屡遭质押 公司治理待完备

在2020年主要经营目标中,青海银行方面提及,要进一步加强公司管理。

2020年10月,中国人民银行对外发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修改建议稿)》,其中新设了第三章“商业银行的公司管理”。中关村互联网金融研究院首席研究员董希淼认为,公司治理对专门从事货币金融的商业银行尤为重要,是近年来银行业市场乱象整治的重点。

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茂华表示,增设“公司管理”章节,主要是针对近年暴露出的中小银行内部管理失灵,引发违规违法案件频发、内部风险积存等问题,此举有利于引领银行减缓健全内部治理,从根本上防范化解银行风险,推展高质量发展。

资深金融监管政策专家周毅钦回应,完善金融治理体系和管理能力,需要不断加强现代化的金融反腐败制度机制,倒数高级别领导周永康,说明当前商业银行内部对于高管的监管力度仍然较为薄弱。有些高管直到案发才被发现权力巨大,个人凌驾于组织、制度之上,解释商业银行内部的掌控体系、监察体系、纪律监督体系流于形式,空有制度不认真执行,监查、纪委没真正发挥其监督、制衡的作用,这需要商业银行认真反思。

公开信息表明,青海银行已经步入了新任管理层。在完备公司管理方面贵行已经替换了董事长和行长。

记者注意到,青海银行主要股东股权屡遭质押问题。天眼坎表明,青海银行前十大股东中,有5家股东进行了股权质押。

值得一提的是,青海银行曾在2017年年报中表示,2018年,该行将加强股权管理,解决问题员工股挂账问题,为上市扫清障碍。青海银行在2019年年报中认为,高度关注股权管理,持续规范股东不道德;制定《青海银行股权质押管理办法》,健全股权质押管理工作机制,将出质人经营状况、质权人情况、股权质押限额、股东在本公司贷款情况及股权质押对公司治理的影响分析等全部划入股权质押审查范围,切实将监管拒绝落到实处。

关于青海银行的涉及情况,本报将持续注目。

(编辑:朱紫云 校对:颜京宁)


新氧 新氧 新氧 新氧 新氧 新氧
上一篇:西宁警方当场抓获!男子被朋友坑惨了…… 下一篇:乌兰:茶卡派出所组建了海西州首支骑警队伍